东北欲女桃花

东北欲女桃花

若其脉象实而有力,其人脑中多患充血,而复用黄之温而升补者,以助其血愈上行,必至凶危立见,此固不可不慎也。故重用防风引以麝香,深入脏腑以搜风。

医者投以理气之品,似觉稍轻,医者以为药病相投,第二剂,遂放胆开破其气分。后愚诊视,其脉沉细微弱,至数甚迟。

为拟此方,服药数日而愈。 遂先用《福幼编》治慢惊之方治之,而露睛之病除。

愚因其疾原先泻,此时痢愈又泻,且恒以温水袋自熨其腹,疑其下焦或有伏寒,遂少投以温补之药。 甄权谓其治毒风,痹,破多年凝血,能化脓为水,产后诸病,止腹痛、余疹、烦渴。

 以灶圹内周遭火燎红色之土代之,则无碱味,其功效远胜于灶心土。用刀将外皮皆刮净,浸热汤中,旦、暮各换汤一次,浸足油煎至纯黑色,擘开视其中心微有黄意,火候即到。

看护者不敢复与,则周身颤动,复发谵语,疑其病又反复,求再诊视。法∶将马钱子先去净毛,水煮两三沸即捞出。

Leave a Reply